全球美国疫情最严重.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在1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欧洲的疫情好坏参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开始慢慢减少,但土耳其、英国等国家的新增病例正在增加。

美国生物实验室疑云:全球布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看天下新闻网

海外新闻 6个月前 (05-27) 57次浏览

北京,5月27日(张奥林斯威特)-一个以前鲜为人知的美国生物实验室由于六个月的官方关闭而意外成为关注的焦点。基地是马里兰州郊区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

美国生物实验室疑云:全球布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看天下新闻网

图为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的技术人员在实验室测试埃博拉病毒。

随着生物基地在2019年7月关闭和2020年3月开放,美国人提出了疑问:它的“闭门”时间与新的皇冠流行病的存在部分重叠。这个专门从事生化研究的基地会与新的冠状病毒相关吗?美国政府的解释似乎有些牵强。

结果,人们在白宫网站上发起了“一万个签名”,要求公布真相。德特里克堡是什么样的生物基地?

【黑暗“毒库”】

2019年9月,美国政治新闻网回忆起半个世纪前的一场悲剧:“1954年,肯塔基州的一名监狱医生隔离了7名黑人囚犯,连续77天给他们服用了两次、两次、三次和四次麦角二酰胺(半人工致幻剂)。没有人知道这些受害者的下落。他们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死去。”

美国政治新闻网写道,黑人囚犯“是中央情报局(CIA)开发控制思维方式的高度机密计划的一部分”,所有这些都“基于德特里克堡,一个有着黑暗历史的军事基地”。

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于1943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首次建立,用于生物战。1949年春天,美国陆军在德特里克营成立了一个名为“特种作战部”的化学家小组,寻找病毒和细菌的军事用途。

与此同时,中央情报局成立了特种化学部队,诱使被捕的间谍嫌疑人“无意识地泄露秘密”1951年,时任中情局秘密行动部部长的杜勒斯雇佣了化学家戈特利布。后者长期以来一直在寻找摧毁人类意识的方法,并测试了惊人数量的化合物混合物——,这基本上与精神折磨有关。

尽管戈特利布的计划以失败告终,但1956年正式命名的德特里克堡仍然是戈特利布开发和储存中情局毒药的化学基地。Gottlieb将可能导致天花、结核病和炭疽病的致病生物制剂以及大量有机毒素(包括蛇毒和麻痹性贝类毒素)储存在冰柜中。

直到今天,德特里克堡仍然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毒素和抗毒素研究实验室之一,许多病毒仍然保存在这里。

然而,过渡将于2019年7月进行。当时,美国政府下令生物基地停止对最致命的病毒和病原体的所有研究。政府给出的唯一理由是基地的污水系统有问题。面对公众的怀疑,美国政府一直对此保密,引起了更多的怀疑。

美国生物实验室疑云:全球布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看天下新闻网

美国国防部“生物协同计划”(CBEP)的活动范围。制图:Chinanews.com斯威特

 【全球撒网】

德特里克堡只是美国生物战大规模私人研究的缩影之一。几十年来,它已经在世界各地建立了数百个类似的生物基地。

美国有许多种生物实验室。根据美国科学家联合会2020年2月的统计,目前美国有13个P4实验室正在运营、扩建或规划中,多达1,495个P3实验室。

根据传染性病原体的传染性和危害性,生物安全实验室分为四个生物安全等级:P1、P2、P3和P4。其中,P4实验室是目前人类拥有的生物安全水平最高的实验室。

根据美国国防部发布的信息,不仅是美国的家,而且美国还在世界各地广泛“撒网”。其中,前苏联国家和东南亚、非洲第三世界国家是其布局的主要目标。

独立新闻调查机构Armswatch嗅到了美国的趋势。2019年6月,有消息称,美国军方在世界许多地方建立了生物实验室,秘密研发生物武器。中东、东南亚、非洲.甚至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其他前苏联国家也有美国伸出的“触角”。

俄罗斯官员还认为,美国的秘密生物实验室数量庞大,覆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和27个邻国。据证实,美国仅在乌克兰就有15个生物实验室,在格鲁吉亚有一个由3个实验室和11个小型研究所组成的研究网络。

美国在策划什么?在社交媒体上,人们质疑。

美国生物实验室疑云:全球布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看天下新闻网

图:五角大楼。

关于这个问题,美国的官方态度只不过是“从事科学研究”,只提到相关军事实验室中“用于防御目的”。但事实上,水有多深?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在5月和4月表示,五角大楼以打击“生物恐怖主义”为借口,在俄罗斯周边地区建立了具有双重含义的生物实验室,以加强其在国外的生化影响。

在这个问题上,外交事务研究所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告诉美国国家情报中心,美国生物实验室具有生物战剂的功能,这意味着这些实验室不仅从事普通的科学实验,而且正在为可能的战争威慑和实际战争做准备。

李海东指出,美国的这些实验室实际上是为了吸引特定国家发动和防止生物战。它们的全球布局无疑对整个国际安全与稳定构成挑战。

关于美国在前苏联建立大量实验室的目的,李海东认为,美国一般会在它认为可以信任的国家建立实验室,其地理位置尽可能靠近其竞争对手和假想的敌人。与此同时,此举也旨在展示和建立一定程度的战略信任。

美国生物实验室疑云:全球布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看天下新闻网

图:当地时间2016年5月11日,美国、格鲁吉亚和英国军队在瓦济亚尼举行代号为“高贵伙伴”的联合军事演习。

此外,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刘清在接受CNNIC采访时指出,前苏联的大量生物研究所实际上与北约东扩有关。此举不仅针对俄罗斯,还因为乌克兰和其他国家的大量军工企业都在美国的控制之下。美国想把前苏联的一些研究成果用于自己的目的。

  【“达摩克利斯之剑”】

事实上,美国不仅有大量的生物实验室,而且还有许多问题!致命毒株和病毒毒株丢失,实验设备失灵,感染病菌的老鼠失踪……近年来,相关事故频频发生,造成了令人震惊的后果。

2001年,来自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的上述研究人员故意通过信件向美国政府和媒体传播炭疽细菌,造成5人死亡,17人患病。

2012年,旧金山退伍军人医疗中心实验室的25岁研究员理查德迪恩在研究脑膜炎奈瑟菌疫苗时意外感染了细菌。起初他感到头晕,但不久,他的身体变得僵硬,几乎不能说话。最后,他死了。

2015年,犹他杜格韦试验场的军事实验室向美国的几十个实验室和韩国的一个美国基地发送了可能仍然活跃的炭疽细菌样本,导致20多人因可能接触或处理样本而接受治疗。

在美国建立实验室的动机和潜在危险已经成为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笼罩着基地周围的人,甚至全世界的人。

2018年10月,俄罗斯国防部表示,美国“似乎在格鲁吉亚开设了一个秘密生物武器实验室,无视国际公约,对俄罗斯构成直接安全威胁”。

俄罗斯辐射、化学和生物保护部队官员基里洛夫曾说,由美国资助的格鲁吉亚卢格勒公共健康研究中心使用“志愿者作为实验豚鼠”来测试一种非传染性疾病

格鲁吉亚前国家安全部长乔尔加扎尔披露的文件甚至显示,在2015年至2016年间,73名参加劳加尔公共健康研究中心测试的志愿者不幸遇难。

与格鲁吉亚有类似经历的其他国家包括阿富汗。独立新闻调查机构Armswatch透露,美国也在阿富汗开展了类似的研究项目。它在阿富汗的项目承包商也在格鲁吉亚的Lougarre公共卫生研究中心工作。

2017年,阿富汗爆发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导致237人感染,其中41人死亡。巧合的是,格鲁吉亚在2014年也有同样类型的出血热感染,有34人感染,3人死亡。传染源仍然未知。

这两种感染之间的各种联系引起了怀疑。有资料显示,卢格尔公共卫生中心开展的军事科研项目包括对上述出血热的研究。Armswatch认为这两起事件可能与美国的生物实验室有关。

然而,这些案例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今日美国》在2015年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中称,美国公众或实验室所在的社区通常只能了解严重或致命的感染病例,因为此类病例有时会作为报告发表在科学期刊上或成为全国性新闻。这背后还隐藏着多少悲剧还不得而知。

掀不开的幕布】

“社区居民越觉得这里有秘密,他们就越不信任,”2019年德特里克堡事件曝光后,附近的人说。

不仅是实验基地附近的居民,还有世界各地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因为它们的不透明性,一切似乎都被不透明的窗帘所覆盖,引起了许多担忧。

根据2019年《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美国的生物实验室数量逐年增加,但普遍缺乏规划和监督。生物实验室的安全已经成为美国监管机构面临的最大风险。

美国生物实验室疑云:全球布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看天下新闻网

资料来源: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5月13日也指出,美国在中国和俄罗斯的邻国“密集部署了生物实验室”,不愿意透露生物实验的内容。它的行为和目的值得怀疑。“美国到底在干什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动机吗?”

然而,美国从未停止,而是变得更加猖獗。除了建立生物实验室之外,它还尽一切可能阻止与183个缔约国就《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简称《公约》)核查议定书进行长期谈判。原因是生物领域是不可核查的,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商业秘密”。

对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刘清表示:“作为世界上拥有生化武器技术和能力的最大国家,美国一直在屏蔽《公约》。就军备控制而言,它只控制其他国家,而不是自己。”

刘清呼吁“美国应该就透明度问题发表声明,并明确表态”(结束)

美国生物实验室疑云:全球布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看天下新闻网

喜欢 (0)
关于作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