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美国疫情最严重.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在1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欧洲的疫情好坏参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开始慢慢减少,但土耳其、英国等国家的新增病例正在增加。

巴西总统派将军抗疫 为何却陷入被动-看天下新闻网

海外新闻 6个月前 (05-28) 45次浏览

过去一周,新冠状病毒在巴西、秘鲁和智利的传播速度加快。世卫组织官员表示,南美洲已经成为新冠状病毒的最大受害者。

巴西的情况最引人注目。目前,巴西有近40万确诊病例,仅次于美国,死亡人数约为2.5万,居世界第六位。最近几天,巴西的死亡人数超过了美国。泛美卫生组织估计,到8月4日,巴西将有88,300人死亡,而半岛新闻网站27日的一份报告称,一些研究显示,到8月初,这一数字可能达到125,000人!

巴西在预防寨卡病毒、疟疾和艾滋病毒感染方面取得了良好成果,它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据媒体报道,专家认为有很多客观原因,但几乎所有媒体都提到,巴西总统博萨罗的态度和做法也应该承担相当大的责任。

1月底在巴西发现了第一例感染病例。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疫情蔓延缓慢。3月12日,Bosonaro的新闻秘书检测呈阳性,引起了一定程度的国际关注。3月13日,巴西卫生部开始采取行动,建议地方政府取消大型集会,并要求移民与无症状家庭隔离7天,与有症状家庭隔离14天。巴西知名网站UOL 26日的一份报告称,当时巴西没有人死亡。现在回想起来,巴西卫生部的决定似乎是强有力和有远见的。巴西总统派将军抗疫 为何却陷入被动-看天下新闻网

但不到24小时后,卫生部撤回了这些建议,理由是当地政府“提出了批评和建议”。

然而,路透社26日报道称,巴西总统办公室民事办公室主任布拉加内托向巴西卫生部施压,要求取消该提议。总统府的民政办公室在巴西政府中非常重要。它的主管被称为“超级部长”,被认为是巴西“第二强”的官员。内图是一名将军,今年2月被任命到目前的职位。

3月16日,波索纳罗下令成立“危机内阁”,同样由内图领导。路透社的报道称,这标志着巴西的防疫力量从卫生部和专家转移到了内图。

后来,Neto与卫生部和专家之间的区别被揭示出来:卫生部和专家想要严格的限制,但Neto坚持Bosonaro的意思,认为防疫不能推迟经济发展。

Bosonaro也对卫生部不满。4月16日,倡导“关闭”该市的卫生部长曼迪塔被解职。塔奇接替了他。5月16日,倡导关闭该市以抗击疫情的塔奇也感到无能为力,并宣布辞职。Bosonaro任命Pazulo为临时卫生部长,Pazulo是一名没有健康背景的活跃将军。

帕潘德里欧非常支持总统。5月24日,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和专家要求保持社会距离,他还是参加了一场支持波索纳罗的示威游行。但是巴西的疫情正在恶化。对此,路透社报道称,“博萨纳罗派将军去对抗新的皇冠病毒,但巴西在这场战争中失败了。”

报道还称,巴西政府中有许多人想说服博索那罗实施严格的限制,但没有人能说服他。4月20日,波索纳罗还说,“人们不能一直呆在家里,因为他们的冰箱是空的。”

也有一些人持有与博索纳罗相同的观点。路透社报道称,经济官员普遍反对作为总统的城市关闭措施。巴西病毒学家克里斯塔说,一名负责养老金改革的官员甚至说,“大多数死亡发生在老年人中,这是一件好事。一方面,它可以让经济表现更好,另一方面,它可以减少我们的养老金赤字。”

总统和他的团队就是如此,巴西和美国相似。总统的支持者反对关闭这座城市,全国就如何预防流行病展开了辩论。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当一名记者问及巴西确诊病例不断增加的情况时,博索那罗总统回应道,“那又怎样?对不起,你想让我做什么?”这也是特朗普的风格。

金融时报》年26日的一篇文章称,就防疫而言,博萨纳鲁比特朗普“更危险”。特朗普说抗疟疾药物可以预防新的冠状病毒,但他只是说他已经服用了,而博索那罗要求卫生部将该药物纳入防疫指南。特朗普只对不同意他的专家进行谩骂,而博索那罗则解雇了他的卫生部长。

因此,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尽管不能将病毒进入巴西归咎于博索那罗,也不能将他的不服从归咎于当地政府,也不能将人口密集、卫生条件差和医疗资源不足归咎于巴西的大城市。但是作为总统,他在防疫方面的表现很难说服人们。

《羊城晚报》国际评论员钱

链接 里约州长被指涉“抗疫贪腐”

巴西联邦警察26日突袭了里约热内卢州长威尔逊威特泽尔的官邸和私人住宅,为检察官调查他在反流行病项目中涉嫌腐败收集证据。

威特泽尔坚称自己是无辜的,指责总统贾希尔博索纳罗及其阵营出于政治目的“陷害”他。

根据联邦检察院的一份声明,经巴西高等法院批准,警方已经对威特泽尔在里约和圣保罗的住所获得了12项搜查和扣押令。威特泽尔被怀疑挪用了用于抗击里约州新发传染病的公共资金。这次行动没有逮捕任何人。

根据路透社获得的联邦法院文件,检察官指控威特泽尔和他的妻子埃琳娜从一家企业接受转让,该企业通过一家由后者经营的律师事务所获得了一项国家防治流行病项目的合同。所涉企业提供诸如”帐篷建造和拆除、水箱和发电机的安装以及野战医院的地面铺设”等服务。

法新社报道称,力拓原本计划建造9家急救野战医院,但迄今只建成了3家。据美联社报道,威特泽尔已经承诺建造八家医院,其中只有一家在运营。

面对媒体记者,威特泽尔愤怒地指责警方采取“暴力行动”,并认定这是一次“政治迫害”,由总统博索那罗担任幕后指挥官。”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也会发生在其他被视为敌人的州长身上。”

在成为州长之前,威特泽尔是一名联邦法官。他的政治立场和波萨纳罗属于右翼阵营。他曾经是总统的盟友,但他的关系已经恶化。

里约热内卢州立大学的政治学者毛里西奥桑托罗说:“卫生系统(巴西)的脆弱性和实施隔离措施的困难导致了大量死亡。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的政治冲突只会加剧流行病中的人类悲剧。”

(新华社专稿)

喜欢 (0)
关于作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