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美国疫情最严重.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在1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欧洲的疫情好坏参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开始慢慢减少,但土耳其、英国等国家的新增病例正在增加。

从灵丹妙药到致死毒药 特朗普服用的抗疫神药竟被打脸-看天下新闻网

海外新闻 6个月前 (05-28) 41次浏览

  北美观察丨从灵丹妙药到致死毒药 特朗普服用的抗疫神药竟被打脸

当地时间5月25日,世卫组织宣布,出于安全原因,将暂停羟基氯喹新冠的试验。一些美国媒体报道称,一项针对全球96,000名新发肺炎患者的研究显示,接受羟氯喹治疗的患者的死亡风险远远高于未接受羟氯喹治疗的患者。研究表明,特朗普总统鼓吹的“灵丹妙药”并不那么神奇。

从灵丹妙药到致死毒药 特朗普服用的抗疫神药竟被打脸-看天下新闻网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世卫组织宣布暂停羟氯喹试验

氯喹无益反害,大规模试药引起死亡人数不断攀升

氯喹以前被美国媒体称为抗流行病药物。在特朗普和媒体的鼓励下,美国医院也增加了投资和使用。然而,最新的研究发现,羟氯喹没有治疗效果,但会对新加冕患者已经脆弱的身体造成更严重的伤害。

这项由哈佛医学院教授曼迪普迈拉和其他机构的同事进行的研究,是迄今为止对抗疟药物对新加冕患者影响的最大分析。这项研究的结果最近发表在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

这项研究始于2020年4月14日,在全球671个医疗中心进行。在随访的96,000名患者中,近15,000名患者在被诊断患有新的冠状动脉肺炎后的48小时内接受了单独的羟氯喹或氯喹治疗,或与一种称为大环内酯类的抗生素(如阿奇霉素或克拉霉素)联合治疗。

从灵丹妙药到致死毒药 特朗普服用的抗疫神药竟被打脸-看天下新闻网

德尔塔《华盛顿邮报》报告称,特朗普总统鼓吹的抗疟药物(羟氯喹)与新发肺炎患者的死亡率增加有关。

结论显示,与未服用羟氯喹的患者相比,仅服用羟氯喹的新加冕患者死亡风险高34%,严重心律失常风险高137%。对于接受羟氯喹和抗生素治疗的患者,死亡风险增加了45%,严重心律失常风险增加了411%。对于服用氯喹和抗生素的患者,死亡风险增加了37%,严重心律失常风险增加了301%。

接受羟氯喹的人和不接受羟氯喹的人之间的差异如此惊人,令人不寒而栗。该研究的主持人Mehra教授表示,在没有系统测试的情况下使用羟氯喹是“不明智的”,“我希望我们一开始就有这个信息,因为它可能会对患者造成伤害”。

从灵丹妙药到致死毒药 特朗普服用的抗疫神药竟被打脸-看天下新闻网

德尔塔《华盛顿邮报》访谈,首席研究员梅赫拉认为,未经检测使用氯喹是不明智的

特朗普亲自试药 媒体跟风带节奏

大规模药物测试的主要原因是特朗普和美国主流媒体对羟氯喹的大力赞扬。特朗普早在3月就在社交平台上表示,“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合在一起,将成为拯救患者和逆转疫情的特效药。请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立即扩大羟氯喹的使用。”

从灵丹妙药到致死毒药 特朗普服用的抗疫神药竟被打脸-看天下新闻网

从灵丹妙药到致死毒药 特朗普服用的抗疫神药竟被打脸-看天下新闻网

特朗普非常欣赏社交媒体上羟基氯喹的药效,并要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尽快投入使用

《美国媒体关注美国》4月报道称,特朗普将羟氯喹吹捧为“特效药”后,以福克斯为首的几家美国主流媒体在两周内相继开展了大规模的羟氯喹宣传。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劳拉英格拉姆甚至亲自向特朗普申请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使用羟氯喹。主持人肖恩哈尼蒂甚至进一步向粉丝出售羟氯喹,并建议任何有需要的人尝试一下。总统的大力宣传和媒体的美化加速了羟氯喹在美国的推广和使用。

从灵丹妙药到致死毒药 特朗普服用的抗疫神药竟被打脸-看天下新闻网

美国媒体监督小组称,在特朗普将羟氯喹吹捧为“特定药物”后,福克斯新闻在两周内对其进行了300多次宣传

特朗普不仅支持在社交媒体上推广羟氯喹,还亲自使用该药物。美国媒体最近聚焦于特朗普服用羟氯喹的新闻。“本周早些时候,特朗普总统震惊了许多医生。5月18日,他说他“每天”服用羟氯喹。尽管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警告称,该药物只能在医院或临床试验中使用,但特朗普坚信其功效,并推断出羟氯喹的利大于弊。

从灵丹妙药到致死毒药 特朗普服用的抗疫神药竟被打脸-看天下新闻网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特朗普对羟氯喹的评论导致该药物的销量急剧增加

白宫与制药公司瓜葛不清,利益斗争浮出水面

目前,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停止了羟氯喹新冠治疗的试验,这与美国媒体和总统的大规模宣传形成了鲜明对比。如此混乱的局面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原因。

早些时候,卫生部长阿扎尔解雇了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机构——(美国卫生部专门研究和采购疫苗的机构)的负责人奥尔布赖特,并把他调到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较低职位。作为美国顶级流行病预防和医学专家,布雷特曾经说过,特朗普把羟氯喹作为焦点,极大地分散了联邦政府科学家的注意力。许多人怀疑布雷特被解雇是因为他一直在报复羟氯喹的使用。尽管有许多怀疑,阿扎尔还是向副总统伯恩斯报告说,布雷特没有被解雇,而是被提升了。然而,布雷特在最近的议会听证会上明确表示,这一转移是报复,并抱怨卫生部领导层与制药公司关系密切。

从灵丹妙药到致死毒药 特朗普服用的抗疫神药竟被打脸-看天下新闻网

德尔塔《纽约时报》报告说,告密者布莱特在压力下揭露了白宫与制药公司的交易。

布雷特在一份官方举报报告中称,官员们与“与政府有政治联系的公司”签署了问题合同,其中包括一家与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的朋友有联系的制药公司。布雷特的报告还披露了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管理局(BARDA)内部运作的细节。布雷特说,在担任BARDA总裁的近四年里,他经常与老板发生冲突,尤其是在他向路透社记者透露了有关羟氯喹的有争议的信息后,他与老板的冲突变得更加激烈。

在这份长达89页的报告中,布雷特表示,他早在今年1月就试图对这种新的冠状病毒发出警报,呼吁特朗普政府迅速开发治疗方法和疫苗。他一直认为,总统正在努力推广的羟氯喹不适合新的冠状肺炎患者广泛使用,因为它可能导致心律失常。因此,他长期以来一直警告说,美国政府正在推广一种“未经证实且有潜在危险”的新冠状肺炎治疗方法。然而,他的提醒遭到了他的上司阿扎尔和特朗普的拒绝,甚至遭到了降职的报复。

这种卫生部门利益斗争的暗流给民生和疫情带来了混乱,远远不止是表面现象。羟氯喹的滥用将如何影响美国疫情还有待观察。

从灵丹妙药到致死毒药 特朗普服用的抗疫神药竟被打脸-看天下新闻网

喜欢 (0)
关于作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