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美国疫情最严重.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在1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欧洲的疫情好坏参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开始慢慢减少,但土耳其、英国等国家的新增病例正在增加。

美国:涉疆问题国际化的幕后推手-看天下新闻网

海外新闻 4个月前 (06-19) 29次浏览

美国国会审议通过的所谓《2020年维吾尔族人权政策法案》已正式成为美国国内法。美国国会还计划推动通过所谓的“维吾尔族强迫劳动预防法案”。美国无视事实,颠倒黑白,对在新疆开展的反恐和反极端主义工作进行不合理的指控和攻击,并以国内立法的形式将其对新疆相关问题的干预正常化。这不仅是美国独立的边境政策逐渐形成的危险信号,也是美国长期推动边境问题国际化的最新伎俩。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对华战略发生重大调整、中国被列为美国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的背景下,美国现在越来越多地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所谓的“新疆品牌”。老人的意图是不喝酒,用新疆控制中国的战略意图是显而易见的。

美国建构起来的所谓“新疆问题”叙事

长期以来,美国肆意操纵所谓的“新疆人权”问题,将新疆反对分裂主义、暴力和极端主义的斗争,以及中国在新疆正常的社会和经济发展计划(如“西部大开发”)歪曲成所谓的“新疆问题”。众所周知,新疆内外的“东突”分裂势力长期以来一直试图将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20世纪90年代以来,“东突”势力为了实现分裂新疆的目的,残酷杀害新疆各族无辜群众,袭击新疆各级党政机关,以宗教极端主义和暴力恐怖为基础,破坏新疆的社会稳定和长期稳定。美国制造的所谓“新疆问题”将“东突”分子包装成“自由战士”,将他们制造的暴力恐怖事件歪曲成中国政府“镇压新疆少数民族”及其对中国“暴政”和“殖民统治”的反抗和争取民主、人权、宗教自由和“独立”的斗争的独特叙述。

过去30年来,美国打着保护人权和宗教自由的幌子,在国际舞台上多次假装“非常关心”新疆人民的福祉,在许多国际场合与海外所谓的“维吾尔代表”调情,“为新疆少数民族的权益大声疾呼”,这可以欺骗一些不了解真相的国内外好人。几十年来,美国真的关心新疆各族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吗?面对南疆四区数百万急需脱贫的各族人民,美国有没有投入一分钱去脱贫致富?面对新疆一系列暴力恐怖活动受害者及其亲属的眼泪,美国有没有表示过任何同情?美国大力推进“新疆问题”的国际化,实质上是“项庄舞剑”。它企图通过支持中国内外的“三股势力”来迷惑中国,分裂新疆,破坏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它的心脏是可以责备的。

美国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的不光彩历史

从历史上看,由于美国与新疆之间的距离以及美国在这一地区没有特殊利益的事实,美国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关心新疆事务。新中国成立至20世纪70年代末,由于缺乏有效的干预新疆事务的途径和手段,美国在新疆事务的介入受到极大的限制。然而,随着苏联的解体和冷战的结束,美国出于遏制中国发展的需要,迅速增加和促进了对新疆事务的参与,并很快成为“新疆问题”国际化的主要推动力。在历史上,美国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和国会领导人曾多次会见“东突”组织的领导人。提名“东突”恐怖分子竞争诺贝尔和平奖或支持向他们颁发各种人权奖,向“东突”提供财政支持,或

自2018年以来,美国加大了努力。从行政机关到立法部门,从新闻舆论到各种智库,美国不断炒作“新疆问题”,抨击新疆的反恐和反极端工作。此次袭击的焦点是,新疆正在积极探索有效的“反极端主义”措施——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美国故意将他们诬蔑为“再教育营”和“集中营”,误导那些不了解世界真相的人,将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与当年纳粹德国迫害犹太人的集中营联系起来,从而造成错误的联系和联想。此外,美国还在国内发表了国家人权报告和宗教自由报告,并主动在联合国等国际多边论坛发起和组织关于新疆问题的讨论。它甚至利用新疆人权问题挑起中亚国家、伊斯兰国家和中国之间的友好关系,破坏“一带一路”的建设。

美国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的特点及危害

美国已经成为“新疆问题”国际化的最大推动力。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的美国参与者包括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和其他行政官员、立法者和其他立法官员,以及人权非政府组织、智库和媒体。他们互相合作,共同努力。克林顿、布什、奥巴马、戈尔等美国总统和副总统会见了“东突”组织领导人,并表示支持他们。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在哈德森研究所发表的关于中国政策的公开演讲中谴责了新疆。国务秘书庞培也在几个场合会见了新疆的所谓“被压迫人民”,并在几个场合攻击新疆的“非政治化”和教学培训工作。2018年开始实施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是美国国会反华议员的“杰作”。与此同时,美国媒体和智库的研究报告也充满了对中国新疆治理政策的诸多质疑和批评,各种非政府组织也在充当美国政府联系和支持“东突”组织的中介。

美国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的方式各不相同,从提供财政支持到安排人员培训,从发布国家人权报告或宗教自由报告到发布与新疆有关的法案。美国不仅允许和支持“世界卫生组织”、“美国维吾尔协会”和“东突流亡政府”等新疆分裂组织在美国建立基地,为其在美国开展活动打开大门,还通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为这些分裂组织提供资金和人员培训支持。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中国人权资助项目中,新疆不仅与中国有联系,而且提供的资助金额逐年增加。仅在2015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就向“美国维吾尔协会”和“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了29.5万美元和26万美元。

美国还煽动其西方盟友在边境问题上与他们互动和呼应,强化西方在边境问题上的国际声音,蒙蔽国际社会,并试图将中国推上被告席。2018年11月,美国敦促15位驻华大使联名致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领导人,要求会面并表达他们“对新疆局势的担忧”;2019年7月,美国鼓励24个国家联名写信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批评中国治理新疆的政策。2020年3月,由美国资助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了一份报告,称“中国政府强迫少数民族工作”。此外,美国还利用“新疆人权”问题,在“一带一路”路线沿线的伊斯兰国家中散布对中国的不满,干涉“一带一路”建设的进程。

美国日益威胁要将“新疆问题”国际化首先,它向国内外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发出了错误的信号,鼓励他们在新疆发动更多和更大规模的恐怖袭击,直接威胁到新疆2400多万各族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并对中国的领土和主权完整构成潜在威胁。其次,新疆分裂势力错误地认为,近年来他们一直在利用人权、民主和自由问题在国际上大肆宣传,并在推动新疆相关问题国际化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今后,他们将更积极地利用炒作相关问题来赢得国际反华势力的同情和支持。第三,自第二届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以来,新疆整体社会形势稳定并持续改善。反恐反极端工作成效显著,为新疆各族人民安居乐业创造了良好的社会环境。然而,美国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将会干扰中国新疆政策的实施,阻碍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期稳定的总体目标的实现,阻碍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推进。

在“零和博弈”的思维下,美国长期以来利用所谓的“新疆人权问题”将新疆相关问题国际化,严重干涉新疆反分裂、反暴力、反极端主义的事业,企图恶化中国发展的国际环境,遏制中国的崛起。这一次,美国通过了《2020年维吾尔族人权政策法案》,这是推动新疆相关问题国际化的又一危险举措。各国有识之士应坚决反对美国根据本国法律无理干涉别国内政。

(作者:曹伟,系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国家安全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教育部区域和国别研究培育基地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喜欢 (0)
关于作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