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美国疫情最严重.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在1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欧洲的疫情好坏参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开始慢慢减少,但土耳其、英国等国家的新增病例正在增加。

民企融资成本将持续下行 – 金融 – 看天下新闻网

国外看点 2个月前 (07-09) 14次浏览

民企融资成本将持续下行 - 金融 - 看天下新闻网

从7月1日起,中国人民银行下调再融资和再贴现利率,这是2020年央行第二次下调再融资利率。对此,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反映了央行在结构性政策上的不断努力,有利于增强政策的直接性。未来货币政策仍有空间,这将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降低银行资本成本,引导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盈利。

从7月1日起,中国人民银行降低了再融资和再贴现的利率。其中,支持农业和支持小额贷款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此外,央行还将金融稳定再融资利率下调了0.5个百分点。调整后,金融稳定再融资率为1.75%,金融稳定再融资率(展期)为3.77%。

这是央行今年第二次下调再融资利率。此次下调0.25个百分点后,支持农业和支持小企业的3个月、6个月和1年再融资利率分别为1.95%、2.15%和2.25%。

调控更加精准有效

“目前,再融资和再贴现工具已成为央行结构性货币政策的核心和主要力量。”东方金城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首席宏观分析师王庆表示。

今年以来,再融资和再贴现发挥了重要作用。自COVID-19肺炎爆发以来,央行已经启动了3000亿元的专项抗疫再融资和1.5万亿元的包容性再融资和再贴现。央行副行长潘早些时候表示,截至5月30日,3000亿元的专项再融资政策直接为防疫和供应企业提供了贷款,向7400家企业发放了2800亿元贷款,其余200亿元用于湖北。这些贷款的加权平均利率为2.49%。金融贴现后,企业实际融资利率为1.25%。支持金融机构利用再融资和再贴现专项额度发放优惠利率贷款4800亿元。

6月初,央行创造了两个直接面向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一个是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展期支持工具,另一个是普惠小微企业信贷支持计划,分别提供400亿元再融资资金和4000亿元再融资资金。

至于再融资和再贴现利率下调,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反映了央行在结构性政策上的不断努力,有利于增强直接政策。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文彬表示,再融资和再贴现是直接触及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箱的重要组成部分。降低支持农业和支持小企业的再融资和再贴现利率,将有助于银行降低从央行获得资金的成本,从而降低“三农”和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提高货币政策的准确性和有效性。

王庆认为,降低再融资和再贴现利率将进一步增加这一政策工具对商业银行的吸引力,有助于迅速增加再融资和再贴现的余额,引导银行将金融资源集中在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领域。这不仅提高了货币政策的反周期控制效果,也有助于避免洪水灌溉的后遗症。

切实让利实体经济

再融资和再贴现利率的降低也是出于进一步引导企业降低融资成本的考虑。

“央行将准确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并有效惠及实体经济,这将有助于激发微观主体的活力。”中国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认为,央行降低再融资和再贴现利率相当于有针对性的“降息”,直接、准确地降低了实体经济薄弱环节的信贷成本

6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表示,通过下调贷款利率、债券利率、发放优惠利率贷款等一系列政策,将推动金融系统全年为各类企业实现1.5万亿元的合理利润。从主要措施来看,会议要求在数量和价格方面增加政策。一方面,要保持合理充裕的市场流动性,进一步缓解企业的财务压力;另一方面,要继续引导利率下调,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值得注意的是,会议还强调加强小微企业在金融服务方面的能力和动力,防止资本偏离和“闲置”。

“完善直接面向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机制,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仍然是当前货币政策的核心基调。降低再融资和再贴现利率是其中一个环节。”文彬认为,前两次推出的8000亿元再融资和再贴现已基本投入使用,此次再融资和再贴现利率下调将主要起到降低1万亿元再融资和再贴现成本的作用。

王庆注意到,最近在市场利率中心向上运动的推动下,再贴现利率大幅上升,明显高于再贴现利率,扭转了以前的倒挂状态,这意味着降低再贴现利率的紧迫性实际上已经下降。然而,央行此时仍下调再贴现利率,表明监管部门已开始采取控制措施,释放持续引导企业融资成本下降趋势的信号。

政策发力仍有空间

对于下一个货币政策趋势,业内专家认为,未来的政策努力仍有空间,并将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周认为,从目前的国内外环境来看,央行更倾向于采取结构性的精确调控措施,以避免过度宽松政策造成的金融混乱和局部风险集聚。

王庆预测,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创新也将集中在再融资和再贴现上,全年再融资和再贴现的规模可能会进一步扩大。

央行最近召开的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二季度例会强调,要有效利用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进行精准滴灌,提高政策的“直接性”。1万亿元的再融资和再贴现额度要继续使用好,新创造的直接实物工具要用好。继续释放改革潜力,推动降低贷款利率,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提高小微企业贷款、信贷贷款和制造业贷款的比重。

在保持货币政策合理充裕流动性的同时,引导下半年融资成本进一步下降仍是政策重点。王庆认为,在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适度扩张的过程中,下半年将重点降低与就业相关性高的市场主体(如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通过差别化“降息”,如引导1年期和5年期LPR报价的差别化下行趋势,进一步降低定向再融资利率。

行业专家认为,在结构性货币政策发挥作用的同时,总体政策仍有空间。央行强调,要坚持适度总量政策,促进金融与实体经济良性循环,全力支持“六稳”和“六保”工作。综合运用和创新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合理充裕的流动性。

据周介绍,今后央行仍需根据宏观经济和市场变化,通过减息、降息、多管齐下等多种手段灵活调整流动性,保持合理的充裕度,疏通货币政策传导,引导金融支持实体经济。

文彬建议在接下来的

喜欢 (0)
关于作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