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美国疫情最严重.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在1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欧洲的疫情好坏参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开始慢慢减少,但土耳其、英国等国家的新增病例正在增加。

特朗普政府驱逐留学生新规踢到了铁板上-看天下新闻网

海外新闻 3个月前 (07-09) 15次浏览

特朗普政府驱逐国际学生的新规定打破了铁板一块

观察员

哈佛大学和其他美国大学拥有一流的法学家,对国际学生的禁令可能会在一群顶尖的美国法学家和特朗普政府之间引发一场法律游戏。

特朗普政府的“签证卡”被踢到了“铁板上”。

据报道,当地时间周三,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和麻省理工学院(MIT)对美国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和移民与海关执法局(migration and custom registration Bureau)提起诉讼,要求阻止执行联邦政府关于“禁止参加在线课程的国际学生留在美国”的规定。白宫回应说,参加在线课程不需要签证,国际学生应该起诉他们的学校,而不是联邦政府。

学院和大学的目标是美国政府,但是白宫想把学院和大学推到靶心.但是很明显,正是美国政府采取的攻击国际学生的新措施引发了冲突。新的规定使得那些离开美国的国际学生无法返回课堂,而滞留在美国的国际学生要么转学,要么被驱逐出境。

作为世界上最负盛名的两所学校,哈佛和马萨诸塞州举起他们的反对牌是合理的。哈佛和其他大学的历史甚至比美国的国家历史还要长。大学本身的声誉是由历史沉淀的,更重要的是捍卫教师和学生的利益。

事实上,哈佛大学最近宣布了秋季学期的教学计划,允许40%的本科生返校复课,但所有课程都将以网络课程的形式进行,从而成为一只“早起的鸟儿”,被特朗普本人狠狠地扼杀了。

但如果哈佛在所有事情上都追随特朗普,那就不是哈佛。提起诉讼的原因是特朗普政府违反了《行政程序法》,在发布行政命令前没有考虑问题的重要性,没有为政策提供合理依据,没有充分告知公众。

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科(Lawrence Baco)认为,驱逐国际学生是鲁莽而残忍的,是一项非常糟糕的公共政策。美国的疫情还没有达到顶峰。从疫情防控的角度来看,提供网络教学是高校的普遍做法,在保护生命和维护教学秩序之间取得了平衡。

更多的反对者将他们的批评集中在政策的核心问题上,即仇外心理。这不仅受到美国大学精英的批评,也触动了他们对新政的兴趣。110多万国际学生为美国大学提供了450亿美元的财政收入。因此,不仅哈佛和马萨诸塞州,而且几乎所有的美国大学都是新政的受害者。

从防疫的角度来看,如果美国所有大学都提供线下教学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混合教学模式,这种行政命令是可以规避的,但它相当于响应特朗普恢复社会秩序的号召,防疫和控制被搁置一旁。

从美国最近确诊的病例来看,大多数年轻人年龄在18-35岁之间。一旦所有的大学都开放,感染的风险就会增加,尤其是对于需要住宿并且很难保持社会距离的大学生。对于学院和大学来说,过早重返校园是在拿自己冒险。此外,新政也与美国大学普遍倡导的“开放”背道而驰。

就目前而言,特朗普政府对国际学生的荒谬规定也可以被视为其情绪发泄。疫情防控不力拖累了特朗普的选举,隔离措施也让他的竞选集会难以继续。然而,把外国学生当成一把刀对美国选民没有什么影响,可以迎合一些人的仇外心理.然而,擅长计算的特朗普政府低估了哈佛和马萨诸塞州等大学的阻力。

现在,特朗普政府对国际学生的禁令引发了强劲反弹。这很可能会导致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战,而哈佛和马萨诸塞州的诉讼只是一个开始:这类诉讼将不断升级,还可能涉及美国大学自治和联邦政府的问题

哈佛和马萨诸塞州不是软柿子。这些名校不仅财力雄厚,而且拥有一流的法学家。对国际学生的禁令刺激了一群法学家和特朗普政府之间的法律博弈,这是一个高概率事件。恐怕这取决于谁妥协了。

孙兴杰(国际关系学者)

喜欢 (0)
关于作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