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美国疫情最严重.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在1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欧洲的疫情好坏参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开始慢慢减少,但土耳其、英国等国家的新增病例正在增加。

哈佛、麻省、南加大群起状告美国政府,这些名校为何怒了?-看天下新闻网

海外新闻 3个月前 (07-09) 18次浏览

中新网7月9日电(李新华宏宇蒙项峻)情况越来越糟。美国政府发布了针对国际学生的签证收紧令,要求从秋季开始只参加在线课程的国际学生被驱逐出境,此后,美国的高校成了“一壶开水”。

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南加州大学和其他著名的学校已经对美国政府提出抗议和诉讼,希望在法庭上提出一个理论。所有这些都与数百万国际学生的学习甚至人生命运有关,这实在不是儿戏。

在美国COVID-19流行的严峻形势下,生命安全的巨大风险和不能顺利毕业,海外学生该怎么办?

哈佛、麻省、南加大群起状告美国政府,这些名校为何怒了?-看天下新闻网

数据地图:哈佛大学校园内部。

【“鲁莽”的政策,带来“噩梦”】

印第安纳大学国际事务副总裁巴克斯鲍姆表示,新政策让学校员工在后勤方面面临“噩梦”。他们必须在2020年8月前向5000多名学生分发新版本的I-20表格,证明学生并非完全在线。

“这不是一件小事。””这是一个涉及所有成员的练习。”

7月8日,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对美国政府的政策提起诉讼,称他们忽视了大学为确保国际学生、教师和其他群体的健康所做的努力。

哈佛大学校长巴科称这一政策“毫无预警,冷酷而鲁莽。”麻省理工学院院长表示,政府是在大部分高校已经确定秋季学期的安排之后才出台这项政策的,而行政部门甚至无法给出政策解释和执行中最基本的问题答案。

同一天,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校长富尔特(fuerte)在社交网站上接连发了三条推文,表示他支持这起诉讼,并表示南加州大学将“积极考虑所有其他法律选择”,同时,它将“与地区议会和其他立法部门的代表及人员合作,以应对这一非常错误的决定。”

不用说,海外学生对这项政策感到失望。爱荷华州立大学的一名博士生Krishnan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名为“我将被美国踢出去”的视频,他说:“我生命中唯一不变的就是我的教育”,“现在你把它从我身边夺走了。”

哈佛、麻省、南加大群起状告美国政府,这些名校为何怒了?-看天下新闻网

数据地图:当地时间5月15日,北加州圣马特奥县的米尔斯高中迎来了一个特殊的毕业季节。图为学校工作人员向毕业生告别。中国新闻社记者刘广关摄

【多次“下手”甚至“钓鱼执法”】

这不是特朗普政府第一次“启动”国际学生。根据分析,把外国学生当作“刀子”只会一次又一次凸显特朗普政府的反移民情绪和反移民倾向。

在COVID-19病毒爆发期间,特朗普签署了一项公告,暂时禁止持有H-1B和其他签证的外国工人在2020年底前进入美国。

一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特朗普还计划继续改革,使“刚从美国大学毕业的学生更难获得签证。”

限制签证以确保学生在美国长期居留只是手段之一。根据美国公民和移民局2018年发布的一份备忘录,特朗普政府试图收紧一些国际学生容易违反的规定,以阻止他们申请新签证或禁止他们进入美国。然而,该计划后来被联邦法院阻止实施。

此外,美国海关和移民执法局甚至开设了假大学“钓鱼执法”来驱逐学生。从2015年到2019年,该研究所设立了一所名为Farmington的假大学,以学生签证的名义吸引学生和外国学生,然后与国土安全局联手调查此案的涉案人员,因此在2019年感恩节前后,数百名学生被驱逐出境。

新政宣布后,特朗普特别在网上发帖,要求美国高校必须在秋季“重新开放”。几天前,他在白宫的一次活动中表示,他将向州长们“施压”,以确保学校在秋季复课。COVID-19流行病对年轻人及其健康几乎没有威胁

数据地图:当地时间6月30日,从纽约斯塔滕岛看曼哈顿岛。新华社记者廖潘

【“我对这个国家非常失望”】

《纽约时报》报道称,白宫突然宣布的措施实际上给大学施加了压力,这可能导致2020年秋季入学的国际学生人数急剧下降。

珍妮特纳波利塔诺(Janet napolitano)是美国加州大学系统的校长,也是奥巴马政府的国土安全部部长,她说这项规定是一个“双重打击”,可能会导致许多在疫情期间遭受经济损失的学校再次削减预算。

塔夫茨大学全球商务系主任巴斯卡尔查克拉瓦蒂(Bhaskar chakra Watty)表示,许多国际学生毕业后将留在美国,在急需人力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做出贡献。然而,如果没有这样的人才,许多企业可能不得不求助于不合格的候选人,为员工建立培训和再培训计划,或将工作外包到海外。

chakra Watty指出:“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已经让许多外国人对大学毕业后留在美国感到不满。”

这种新的国际学生签证是“完全错误和不必要的僵化”。”如果你想在提供教育方面增加灵活性,现在是时候了。”纽约大学校长安德鲁汉密尔顿在一份声明中说。

在耶鲁大学学习的葡萄牙学生乔尔卡多佐直言不讳地说:“我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怒。”我认为这将适得其反。”他说:“我会尽快离开这里。”

“在很多方面,我对这个国家非常失望。”卡多佐说。

据统计,在2018-2019学年,全美大学有近110万国际学生,其中近37万是中国学生。国际学生的学费和生活费用是许多大学的重要收入来源。大约12%的哈佛本科生是国际学生,大约28%的研究生和其他项目学生是国际学生;将近10%的麻省理工学院本科生是国际学生,大约41%的研究生是国际学生。(结束)

喜欢 (0)
关于作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