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美国疫情最严重.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在1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欧洲的疫情好坏参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开始慢慢减少,但土耳其、英国等国家的新增病例正在增加。

德堡“病毒暗史”:起底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看天下新闻网

海外新闻 3个月前 (07-09) 17次浏览

3月底,随着美国许多地方COVID-19爆发肺炎,USAMRIID悄然恢复了运营。值得注意的是,去年8月,在疫情爆发前,这个历史上劣等的实验室突然被要求关闭。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Fort Detrick Laboratory)作为美军的前生物战研究基地,不仅在上世纪中叶接收了日本侵略军731分队数千人的生物战数据,还研究和储存了各种致命的生物武器,甚至被暴露在“洗脑”中进行精神控制。

1969年后,虽然德特里克堡的主营业务从“生物武器研究”转变为“生物防御工程”,成为美国军方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但许多安全漏洞却一个接一个地暴露出来。这个高级实验室有67种高危病原体(包括埃博拉病毒、炭疽、鼠疫等)。)已经经历了炭疽细菌泄漏致死的严重事件,以及低级漏洞,例如损坏的防护服和非法处理废水。

德特里克堡的“邪恶生物实验室”的形象已经深深扎根于美国人的心中。在1995年的美国灾难电影《恐怖地带》和2009年的电子游戏《虐杀原形》中,德特里克堡在生物战研究方面的经验被提及或影射。更出名的是2019年国家地理频道制作的同名电视剧《血疫》。在这部戏剧中,德特里克堡在1989年疑似莱斯顿埃博拉病毒泄漏事件中扮演了一个角色,剧中的主角南希为德特里克堡工作。

直到今天,围绕这个臭名昭著的“黑暗实验室”的争议仍在继续。

  刚想瞌睡就有人送上枕头

1942年初,一个接一个在太平洋战场上失利的美国发动了“杜立特尔突袭”计划,首次轰炸日本,洗去了珍珠港的耻辱。

根据《日本时报》的报道,当地轰炸后,日本军队希望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反击美国军队。其中一个计划是将牛瘟病毒放入高空气球中,让气球随着高空气流穿越海洋,直接撞击美国大陆。然而,由于害怕美国的毁灭性报复,日本军队终于“害怕”了。

虽然日军暂时打消了对美国发动生物战的疯狂想法,但日军对生物武器的研究并没有停止。根据《华盛顿邮报》,关东军防疫及供水部总部,即臭名昭著的日军731部队,在中国东北进行了包括人体实验在内的各种生物战和细菌战的研究,并在中国战场投下了含有霍乱弧菌的生物炸弹,导致数万人患病和死亡。

美国对日本进行的细菌战感到震惊,选择了与敌人勾结。

经过调查,美军选择了马里兰州废弃的德特里克机场作为“美国版731”站。它位于一个偏远的地方,离华盛顿特区和美国化学战研究所的埃奇伍德兵工厂——不远。当然,经过近80年的发展,今天的德特里克不再像过去那样贫瘠。

1943年,德特里克机场正式停止运营。同年,联邦政府在机场周围购买了更多的土地,并将其更名为“Detrick营地”。经过一番伟大的建设,美国陆军生物战实验室(USBWL)拔地而起。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特里克成为美国生物战的研究中心。

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特里克有四个生物制剂生产厂。1944年,在完成模拟试验后,陆军生物战实验室准备为美军生产100万枚炭疽炸弹,这被认为是其最重要的生物武器,具有很高的致死率。然而,第二年,二战后,美国军方取消了订单。

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使美国军方不再迫切需要生物武器作为“大杀手”(当然,因为美国拥有更大的杀手——核武器),但美国军方在这一领域的野心并没有被歼灭。

只是想在有人给枕头的时候打瞌睡。此人是——号石井志郎,日本731部队的领导人,他掌握着大量信息,试图逃脱战后审判。

根据美国杂志《国家利益》中的一篇文章,为了避免死亡,石井志郎与美国军方达成了一项“协议”:交出他通过活体实验获得的所有研究数据,以换取他和他的科学家免于战争罪起诉。

在美国生物武器项目负责人的眼里,731部队的生物战研究数据绝对是无价的。

德特里克陆军生物战剂实验室在获得石井志郎的研究资料后,发展迅速。根据NPR的报告,在20世纪50年代,生物武器计划是五角大楼最机密的项目之一,其重点是开发能够对付敌军、动物和植物的生物制剂。

  疯狂的生物研究

1956年,德特里克营首次被联邦政府指定为和平时期生物研究的永久研发设施,并更名为德特里克堡。这个设施的任务是继续进行生物研究,使美国的生物战水平能够保持世界领先地位。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美国军方在德特里克堡进行了一系列骇人听闻的实验。例如,在一项生物战计划中,美国军方试图通过飞机或直升机释放携带黄热病病毒的蚊子来攻击敌国。根据数据,德特里克堡每月能够生产50万只携带黄热病病毒的蚊子,但美国军方对此并不满意,并计划将这一数字增加到每月1.3亿只。

除了把“无孔不入”

喜欢 (0)
关于作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