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美国疫情最严重.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在1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欧洲的疫情好坏参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开始慢慢减少,但土耳其、英国等国家的新增病例正在增加。

北美观察丨特鲁多三次“失德被查”,究竟为何?-看天下新闻网

海外新闻 2个月前 (07-09) 14次浏览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最近被道德委员调查。

当地时间7月3日,加拿大联邦议会利益冲突和道德委员会委员马里奥迪翁(Mario Dion)宣布,他将调查总理特鲁多是否帮助一家名为“我们”的慈善机构获得了一份政府合同。

特鲁多再次受到调查,因为这是特鲁多自2015年成为加拿大总理以来,第三次受到道德专员的调查。特鲁多因此成为加拿大历史上因违反《利益冲突法》而被调查最多的总理。

我们回顾一下特鲁多被调查了三次。

  01

  第一次:全家乘坐私人飞机海岛度假

为了家庭隐私,特鲁多第一次被道德委员调查。

从2016年12月26日到2017年1月4日,特鲁多的五口之家和参加聚会的朋友接受了阿加汗四世的邀请,前往阿加汗在加勒比海的私人岛屿贝尔岛度假。这件事很快被媒体曝光,当时的议会道德委员玛丽道森决定对他进行调查。

2017年12月20日,经过11个月的调查,玛丽道森得出结论,总理特鲁多乘坐私人飞机前往加勒比海的一个小岛,违反了《利益冲突法》。道森在调查报告中指出,特鲁多有四个非法事实:

在安排个人事务时未能避免利益冲突

接受注册游说公司的邀请,前往私人岛屿,接受免费住宿

乘私人飞机旅行

尽管有人怀疑他可能会为他人谋取私利,但他依然如故

据了解,特鲁多的家人首先乘坐政府飞机前往巴哈马首都拿骚,在那里他们转乘阿加汗四世的私人直升机飞往100多公里外的贝尔岛度假。

阿加汗是什叶派伊斯兰教伊斯梅尔教派领袖的头衔。阿加汗四世的真名是卡里姆胡桑,是世界著名的百万富翁之一。在加拿大,阿加汗是一个著名的人。他的名字是一家在加拿大注册的游说公司,加拿大政府以他的名字资助了数亿加元的资金。在特鲁多的父亲皮埃尔特鲁多的葬礼上,阿加汗四世是守卫者之一。

因此,阿加汗四世确实是特鲁多家族的朋友。特鲁多还多次接受阿加汗四世的邀请,前往贝尔岛度假,一次是在2014年12月,一次是在2016年12月,另一次是在2016年3月,当时正接受道德专员的调查。这一次,道森结论的第4条指出了这种情况:当他面临可能为他人谋取私利的怀疑时,他仍然保持原样。

在加拿大《利益冲突法》,有一个明确的规定,你不能乘坐私人飞机。如果你真的需要它,你应该首先获得道德专员的许可。特鲁多无视所有这些规则。

道森的调查报告公布后,面对公众压力,特鲁多不得不道歉。然而,他并没有正式道歉,而是说了一句非正式的“对不起”。

根据规定,特鲁多应该自己支付假期费用。根据加拿大媒体的统计,他度假的实际费用应该超过21.5万加元(约合110万元人民币),其中仅安保费用就高达7.2万加元,但特鲁多最终支付了多少?

4900加元,大约25000元。

  02

  第二次:干预司法插手兰万灵公司案

为了一方的私人利益,特鲁多第二次被道德委员调查。

2018年9月至12月,时任联邦总检察长兼司法部长的乔迪威尔逊-雷博尔德(Jody Wilson-Raybold)准备按照法律程序对一家名为SNC-兰万灵的建筑公司提起诉讼。一旦被起诉,这家加拿大建筑巨头将无法从加拿大各级政府获得工程项目。

此时,特鲁多总理本人及其任命的助手和高级官员要求雷博尔德女士不要以各种方式利用“暂缓起诉协议”起诉蓝宛陵公司。

在雷布尔德拒绝之后,2019年初,加拿大内阁进行了重组,雷布尔德被调到退伍军人事务部。然后,在反对党的要求下,时任道德专员的马里奥迪翁开始调查特鲁多是否违反了《利益冲突法》。

2019年8月14日,迪翁发表了一份调查报告,确认“首相本人以及通过他的高级官员以各种方式对威尔逊-雷布尔德女士施加影响”,这违反了《利益冲突法》第9条。

加拿大《利益冲突法》号法律第9条明确规定,公职人员不得利用职务之便影响他人的决策,从而攫取自己、亲友的私人利益,或不当维护他人的利益。

威尔逊-雷博尔德当时的立场是联邦总检察长和司法部长,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逻辑。特鲁多确实干涉了司法。

然而,特鲁多这次非常强硬,尽管道德委员的报告发现他在《利益冲突法》违反了第9条,但他从未为此道歉。

特鲁多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强硬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有一个借口,他一直强调是为了防止兰宛陵公司裁员造成的大量失业。

真的是这样吗?

早在2019年3月15日,加拿大《金融邮报》就在一篇名为《为什么特鲁多说他保护兰万灵公司的“就业”完全是胡扯》的文章中指出,兰宛陵公司有9000名员工,即使他们都失业了,也只占加拿大就业人口的0.05%,特鲁多并不介意。特鲁多关心保护自己和魁北克自由党的政治利益。这是因为兰万灵公司的总部设在魁北克的蒙特利尔,这是自由党的主要票仓,而特鲁多自己的选区在蒙特利尔。

可悲的是,特鲁多最终成功地说,干涉司法是为了防止工人失业。结果,他的支持率不但没有下降,反而上升了。

当时,Leger Company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加拿大人民并没有因为特鲁多干预司法而减少对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的支持。相反,保守党利用兰万岭公司攻击自由党的支持率下降了3个百分点。

由此可见,在加拿大,所谓的司法独立并不像特鲁多所说的那样不可触及,只要有助于获得选票,就没有限制。

  03

  第三次:涉嫌以权谋私的丑闻

特鲁多第三次被道德委员调查,因为他滥用权力谋取私利。

在调查开始时,有人直接用加拿大媒体中的“丑闻”一词来定义这一事件。

当地时间7月3日,加拿大利益冲突和道德委员会委员马里奥迪翁(Mario Dion)表示,他将开始调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是否帮助一家名为“我们”的慈善机构获得了一份政府合同。迪翁说,他将根据《利益冲突法》进行调查,该法案禁止公职人员做出有利于自己或他人自身利益的决定。用简明的中文解释就是调查他滥用职权谋取私利。

这个名为“我们”的慈善机构在加拿大非常活跃。更重要的是,特鲁多家族与这个机构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特鲁多的妻子索菲自2012年以来一直担任该机构的形象大使,并多次参与他们的活动。还记得今年三月初索菲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吗?她被感染是因为她去了伦敦参加这个机构的庆祝活动。

不仅如此,特鲁多本人、特鲁多的母亲玛格丽特和特鲁多的弟弟亚历山大近年来不仅多次参加了该慈善机构的活动,而且与创始人克雷格和马克基尔伯格关系密切。

这个慈善机构是由克雷格和马克兄弟在1995年创建的,至今已有25年了。

首相的家庭与一个慈善机构关系密切,这确实有点不寻常。

今年6月,该慈善机构被授予联邦政府9亿加元学生资助计划的独家管理权。

特鲁多领导下的联邦政府拥有如此庞大的合同和专属管理,可以说是对这个机构的关怀。

有人怀疑,该机构可能因为与特鲁多关系密切而赢得了这份合同。另一个问题是,你对他们如此慷慨是因为良好的关系吗?

一家名为“国际政治”的加拿大在线媒体按时间顺序梳理了特鲁多与该慈善机构的关系,发现该机构与特鲁多的关系与特鲁多进入政界参加选举密切相关。

我们简化了时间表:

2007年,特鲁多被提名为自由党代表大会候选人,并参加了第一次“我们的一天”活动;

2008年,特鲁多当选为国会议员,并参加了第二届“我们的日子”;

2010年,特鲁多利用全国志愿者活动向全国推广“我们”庆祝活动;

2012年,特鲁多的妻子索菲主持了“我们的一天”,并成为形象大使。特鲁多宣布竞选自由党领袖,并成功当选。克雷格强烈支持它;

2015年,特鲁多在当选总理后首次参加“我们的一天”活动;

2017年,联邦政府拨款150万加元,由“我们”筹备大规模庆祝项建国38周年;“我们”第一次赢得了联邦政府的独家合同;特鲁多的四口之家和财政部长比尔莫诺已经加入;

2018年,特鲁多的妻子苏菲在《我们》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我们》扩展到了美国、英国、非洲等地区;

2020年4月,启动了总额为9.12亿加元的加拿大学生服务赠款方案;

2020年5月,瑞格和马克兄弟完全控制了“我们”的经营权;

2020年6月,“我们”获得了“加拿大学生服务资助”项目的独家经营权;

2020年7月,媒体被曝光,随后联邦政府宣布暂停这项计划。

不难看出,特鲁多如此关心这个慈善机构,显然是在利用首相的权力,并考虑到“他的家庭”和“拉选票”的“双重私利”。

查理安格斯(Charlie Angus)是新民主党的议员和道德监督人,他认为政府有能力管理大规模的福利项目,而外包这一项目不仅是多余的,而且“闻起来像裙带关系。”

凭借丰富的执政经验,特鲁多的“失德”正在逐步升级,从“一家之私”到“一党之私”,再到现在的“兼顾私人利益和党的私人利益”。(前台记者张森)

喜欢 (0)
关于作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