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美国疫情最严重.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在1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欧洲的疫情好坏参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开始慢慢减少,但土耳其、英国等国家的新增病例正在增加。

“太平洋威慑倡议”在威慑谁-看天下新闻网

海外新闻 3个月前 (07-09) 15次浏览

太平洋威慑倡议》在威慑谁

几天前,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通过了总额为7405亿美元的《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值得注意的是,《2021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提议在单独条款中设立太平洋威慑倡议基金,以确保美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拥有足够的战略资源和军事能力来应对所谓的“中国军事威胁”。结合最近美国在西太平洋的一系列军事行动,我们应该密切关注太平洋威慑倡议。

加强美军在印太地区投入

根据《2021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的授权,“太平洋威慑倡议”基金将在2021财政年度获得14亿美元的国防预算,并为2022财政年度设定55亿美元的预算上限。计划投资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第一,增强美国驻太平洋部队的导弹防御能力。包括提高战区巡航导弹、弹道导弹和高超音速导弹的防御能力,这些导弹可能攻击美国军事基地、作战区域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

二是提升美军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前沿部署态势。通过增加远征机场和港口数量,加强燃料、弹药、装备和物资的预部署,提高本地区分布式后勤保障能力,调整美军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少数大型基地大规模集结的部署模式,大力推进部队分散部署和设施预部署。

第三,加强印度-太平洋联盟和伙伴关系,增强互操作性、互操作性和信息共享能力,重点建设基于云技术、合成系统和安全技术的“任务合作伙伴环境”,高效开展指挥、控制和通信行动,增强支持信息行动的能力。

不难看出,“太平洋威慑倡议”的核心思想与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提出的“海上镇压战略”完全一致。根据西太平洋地区反干预/区域拒绝的战略和能力,“海上压制战略”提出了以“内外联合防御”为核心的作战理念,要求沿第一岛链部署精确打击、防空、反导和电子战力量,利用前沿部署构筑战略防御的纵深,从而削弱西太平洋地区大国的反干预/区域拒绝能力。

以2021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特别条款形式设立的“太平洋威慑倡议”基金与美国自2014年以来针对俄罗斯实施的“欧洲威慑倡议”完全相同。

克里米亚危机和2014年乌克兰东部事件后,美国针对俄罗斯提出了“欧洲威慑倡议”,以加强其在东欧的军事存在。自实施以来,欧洲威慑倡议已获得220亿美元的国防资金。其中,从2015财年到2020财年,分别收到9.85亿美元、7.893亿美元、34亿美元、48亿美元、65亿美元和63亿美元。这些措施和资金为美国及其欧洲盟友在俄罗斯西部边境加强常规威慑提供了重要支持。可以说,太平洋威慑倡议几乎是为欧洲威慑倡议量身定做的。

“印太战略”的重要抓手

2019年5月31日,美国国防部发布了《印太战略》报告,建议美国应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的高端战争做好准备,加强伙伴关系,推进网络化区域设施建设。这份报告的意义在于,它体现了美国军方在准备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大国战争和和平时期的战略竞争的最高层次的设计。如果我们从印度-太平洋战略的角度来审视《太平洋威慑倡议》,不难发现《太平洋威慑倡议》的主要内容和方向在精神实质和具体措施上与《印太战略》报告高度一致。

自2017年12月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以来,该报告正式将俄罗斯列为

基于这一认识,2020财年美国国防授权法案第1253条建议,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应在2020年3月中旬之前向国会提交一份关于美国军队在亚太地区发展需求的报告,详细说明作战部队将如何实施《国防战略》。据此,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Philip Davidson)今年3月向国会提交了一份名为《重新获得优势》的机密报告,提议在未来6年内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实施太平洋威慑倡议,包括投资16亿美元建立关岛防御圈,在第一岛链部署远程反舰和防空导弹系统,在第二岛链部署综合防空和反导系统。

这份超过200亿美元的“愿望清单”要求国会在2021财年向亚太地区投资16亿美元,在2022-2026财年投资184.64亿美元,以增强联合部队的杀伤力,改善部队结构和部署情况,加强与盟国和伙伴的合作,加强演习、试验和创新,并加强后勤和安全。

戴维森版本的太平洋威慑倡议的定位非常明确,即面对中国重新获得的地区军事优势,加速提升印度-太平洋地区在美国全球战略布局中的中心地位。戴维森声称,这份“愿望清单”可以有效地阻止潜在对手对美国采取任何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他甚至将其与“欧洲威慑倡议”相比较,认为“愿望清单”可以有效地威慑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潜在对手。

戴维森的“愿望清单”着眼于美国军队在亚太地区的长期布局。列出的关键项目也是美国军队在亚太地区的“关键需求”。他们得到了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一些高级将领的支持。此外,他们采取了循序渐进的方式寻求资金,他们也得到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亚当史密斯、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英霍夫和其他国会议员的支持。因此,它们在参议院以高票通过,并最终孵化成“太平洋威慑倡议”基金。

根据美国国会的立法程序,参议院和众议院将对太平洋威慑倡议进行内部协调,确定最终金额和项目,并最终由特朗普总统签署生效。

助推美军加速转型

美国参议院批准“太平洋威慑倡议”基金,反映出美军各军种目前正在加快转型,并为亚太地区的调整和部署做好准备。

美国陆军率先提出了“多领域战争”的概念,重点是超越领域边界,创建具有灵活性、弹性和敏捷性的深度一体化部队,并使美国陆军能够在陆地、海洋、空中、空间和网络空间等所有领域发起新的联合行动。与美国陆军“多领域战争”概念相关的实践已经持续了几年,并已扩展到几乎所有其他军事部门,这很可能成为美国陆军未来的主要作战方式。美国陆军部长瑞安麦卡锡今年年初宣布,他将在亚太地区部署所谓的“多领域特遣部队”。

与此同时,美国海军和空军的权力结构和部署模式也在发生重大变化。美国海军以分布式方式部署了大量无人驾驶和小型化水面舰队,旨在抵消先进反舰导弹对航空母舰等大型目标的攻击优势。美国海军陆战队将大幅削减人员和重型武器,购买隐蔽灵活、机动性强、自动化程度高的轻型装备,以便在未来作战中依靠分散在各个岛礁上的小型“前沿基地”快速开展作战,使对手难以确定主要防御方向。美国空军正在亚太地区实行“动态武力应用”模式。首先,五架B-52H战略轰炸机全部从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撤出,然后几架B-1B战略轰炸机被派往亚太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洲际演习。

由于“太平洋威慑倡议”包括加强联合部队的杀伤力,优化军事结构,加强

在美国财政状况不佳、科维德-19型肺炎疫情恶化的情况下,实施“太平洋威慑倡议”的长期计划,“钱掉了”可能不会更好。同时,这一进程也面临着政党政治、兵役政治、人才培养、装备体系建设等诸多挑战,其未来前景仍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作为一个操作复杂的庞大系统,美军复杂的利益纠纷、根深蒂固的军事文化和官僚体制的传统惯性往往成为阻碍变革的根本因素。实质上,“太平洋威慑倡议”涉及国防管理机制的新调整、军事资源的重新分配和军队建设理念的重新规划,这必然会因触及现有利益格局而面临内在的束缚。

从外部来看,美国的军事转型是同时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但两国具有不同的相对军事优势,这将明显增加美国作战的难度。面对战争形式的潜在变化、军事变革的方向和路径选择、技术研发的优先性、资源投入的方向等重大问题,决策失误的风险明显增加,这也给美国太平洋威慑倡议的有效性增加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铁流来源:中国青年报

喜欢 (0)
关于作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