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美国疫情最严重.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在1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欧洲的疫情好坏参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开始慢慢减少,但土耳其、英国等国家的新增病例正在增加。

国际视点:美德关系龃龉不断-看天下新闻网

海外新闻 1个月前 (08-20) 9次浏览

美德关系龃龉不断(国际视点)

核心阅读

最近,美国和德国之间的矛盾显示出加速发展的势头,双方在撤军、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伊朗核协议以及经贸问题上存在明显分歧。专家认为,美德与美德的矛盾不仅反映了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的对抗,也反映了不同利益的冲突。

美国国务卿最近访问了四个欧洲国家,并与波兰正式签署了《加强防务合作协议》号协议,该协议为一些从德国撤出的美国军队轮流部署到波兰提供了条件。与此同时,美国官员不断威胁要进一步扩大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参与者的制裁,这引起了德国的强烈不满。据分析,撤军和“北溪二号”工程都集中在近期美德与美德的矛盾焦点上,两国之间的冷淡关系已经成为大西洋两岸关系不断疏离的缩影。

“美国的撤军再次破坏了北约联盟。”

美国国务卿庞贝最近访问了波兰、奥地利、捷克共和国和斯洛文尼亚。欧洲媒体已经注意到这四个国家都是德国的邻国。庞贝说,这次访问的国家都是美国的“好朋友”,但他没有提到德国。

8月15日,庞贝与波兰签署了《加强防务合作协议》协议,正式敲定了增加驻波兰美军的相关事宜。预计将在波兰增加1000名美军,并在波兰建立一个军事指挥中心,驻波兰美军人数将增至5500人。

早些时候,美国宣布将从德国撤出近12,000名美国士兵,重新部署他们,并将美国在德国的欧洲司令部迁至比利时。驻德国美军非洲司令部也将在未来转移到其他地方。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直言不讳地表示,其原因是德国“欠”北约一大笔军费,“我们减少了我们的军队,因为他们拒绝支付账单。”就这么简单。”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评论说,美国和波兰之间的协议进一步证实了“华盛顿对柏林的偏见”。分析指出,美并签署该协议的时间恰好是在美国宣布从德国大幅撤军之后。该协议为从德国撤回到波兰的一些美国军队的轮换和部署提供了条件。在美国看来,这项协议不仅是对波兰“主动示好”的奖励,也是对德国“拖欠军费”的惩罚。

德国官员对美国单方面撤军表示不满。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欧洲需要为自身安全承担更多责任。“如果美国现在自愿决定放弃这个角色,我们将不得不考虑。”。德国联邦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罗斯根批评说,“美国的这一举动将导致北约力量的削弱,损害德美关系。”

在美国,许多国会议员也认为这一举动损害了美国的利益,是“对朋友和盟友的一记耳光。”美国前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负责欧洲事务的官员考特尼(William Courtney)表示,“美国的撤军再次破坏了北约联盟关系,这很可能削弱欧洲对美国的信任。”

“没有哪个国家有权指责欧洲国家自己的能源政策”

围绕“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矛盾是近期美德关系中另一个分歧的焦点。今年7月,美国参众两院投票通过了新财年国防授权法修正案,将延长对参与北西2号项目的公司的制裁,12个以上欧洲国家的120多家公司将直接受到影响。

“北西2号”项目将通过波罗的海向德国输送俄罗斯天然气,这将有助于德国和欧洲实现能源进口的多元化,德国将成为欧洲能源的中转中心。根据媒体分析,美国强硬立场的实质是出售自己的液化天然气。东德商业协会表示,美国制裁的目的是挤压竞争对手

德国外长黑科马斯于8月11日访问了俄罗斯。他在会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修建北西2号工程是德俄两国的共同利益。“从哪里获得能源取决于我们的主权。没有哪个国家有权指责欧洲国家自己的能源政策。马斯说,合作伙伴之间的制裁显然是错误的。他说,在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扩大欧洲自治将是重中之重。默克尔早些时候表示,她不会接受美国的“长臂管辖权”。

除了采取强硬立场,德国还在考虑推动欧盟对美国采取集体反制措施。德国联邦议员、前环境部长于尔根特里廷(Juergen Trittin)表示,美国对德国和欧盟的主权干涉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应该坚决予以回应。

面对美国的制裁威胁,德国和俄罗斯都表示将继续完成项目建设。英国广播公司评论说,“北西二号”工程正在成为欧洲和美国之间的一个楔子。德国《世界报》报道称,欧盟外交官透露,欧盟官员在8月12日欧盟和美国举行的视频会议上提交了一份针对美国制裁政策的抗议照会。欧盟27个成员国中有24个成员国的代表联合向美国提出抗议。

“问题的关键在于‘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外交政策。”

据分析,从防务问题到“北西二号”工程争端,美国与德国之间的分歧反映了一个现实,奉行“美国第一”和单边主义的美国与强调多边主义的德国等欧洲传统盟友之间的冲突在许多国际问题上日益加剧。美国消费者新闻和商业频道评论说,美德和美德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结构性变化。

英国国际关系学者汤姆福迪(Tom Foday)评论说,华盛顿和柏林之间的关系正在“直线下降”。“问题的关键在于‘美国第一’的单边主义外交政策。美国试图通过极端的压力、胁迫和退出国际组织来威胁其他国家,使它们屈从于美国的意愿。”

福戴说,美国政府的立场是迫使欧洲遵循美国的优先事项,但美国的政策是“与德国的外交政策原则背道而驰的。”。他认为,德国奉行独立、务实和多边的外交政策,以保护其最佳利益。从长远来看,这包括更加强调欧洲的团结和领导力,以及在防务问题上更加自力更生。

美国的“长臂管辖权”也让德国和欧盟难以忍受。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尔(Borrell)表示,美国的域外管辖权违反了国际法,欧洲政策应该由欧洲决定,而不是由第三国决定。美国前财政部副部长戴维科恩(David Cohen)警告说,美国的单边制裁将在全世界引发反美情绪,并威慑潜在的美国国际伙伴,这将损害美国的外交利益,并从长远来看威胁美国经济。

人们普遍认为,大西洋两岸的关系在未来仍将经历动荡和调整,美德与美德之间的关系很难在短期内迅速改变。预计欧洲国家将寻求更大的自主权,以在欧洲和美国之间找到新的平衡。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说,虽然欧美关系不太可能完全破裂,但欧洲国家在与美国的关系中寻求更大的自主权是不可避免的。

(华盛顿,柏林,8月19日)

我们在美国的记者李志伟,我们在德国的记者李强

喜欢 (0)
关于作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