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美国疫情最严重.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在1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欧洲的疫情好坏参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开始慢慢减少,但土耳其、英国等国家的新增病例正在增加。

马里军人哗变-看天下新闻网

海外新闻 1个月前 (08-20) 13次浏览

新华社北京8月19日电(全球热点)马里军事叛变

新华社记者

马里18日发生兵变,凯塔总统和西塞总理被拘留在军营。被拘留的凯塔当晚在国家电视台发表讲话,称他将立即辞职,同时解散国民议会和政府。

凯塔表情严肃地说,自2013年当选总统以来,他一直在努力重振让-马里。“我不想流血,因为我还在总统任期内。”我已经决定辞去总统一职。”

[新闻事实]

马里国防和退伍军人部的一名官员18日告诉新华社,距首都巴马科约15公里的库里科罗地区凯蒂镇的一个军营发生了军事叛变。一些军官利用早操鼓励士兵叛变,一些士兵在空中射击后去了军械库。

西塞随后发表声明,呼吁反叛者放下武器,开始与政府对话。不久,反叛的士兵抓住凯塔和西塞,把他们带到军营。凯塔随后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辞职并解散政府和议会。

事件发生后,联合国、非洲联盟、欧洲联盟和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西非经共体)对此予以谴责,并呼吁尽快恢复马里的宪法秩序。西非经共体18日晚发表公报,称将取消马里的成员资格,关闭其成员国与马里之间的边界,并冻结成员国与马里之间的所有金融往来。

[深入分析]

这次兵变重复了2012年马里的政变。那年的政变使马里陷入混乱。特别是,政变造成的权力真空使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等极端势力借此机会渗透到马里北部,控制了许多城镇。法国率先派兵清理。

西非经共体有可能像2012年一样,在兵变的后续调解中发挥关键作用。马里是一个内陆国家,严重依赖从邻国进口燃料和必需品。2012年,在受到西非经共体的严厉制裁后,叛乱士兵最终做出让步,同意宪法规定的返回令。

[即时评论]

马里军方的兵变必将加剧国内和地区的不稳定。马里所在的萨赫勒地区是当今非洲最猖獗的恐怖主义地区。这场兵变可能导致暂时的权力真空,这将为恐怖势力的进一步渗透和扩张提供机会。

马里士兵的违宪行为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要求马里“立即恢复宪政和法治”。联合国安理会将于19日召开紧急会议,讨论马里局势。国际社会的积极努力将促进马里早日恢复法治,这符合马里和萨赫勒地区人民的利益。

武汉大学非洲研究中心教授王展认为,如果新政府能够迅速组建,并积极参与和配合萨赫勒地区的反恐行动,兵变对马里北部和萨赫勒地区的反恐影响将会较小,地区安全形势也不会明显恶化。

[背景链接]

凯塔赢得了2013年的总统选举,任期五年,并赢得了2018年的连任。他得到了法国等西方国家以及马里高层军方的支持,但马里高层军方与中低层士兵之间存在差异,这成为不稳定因素之一。

今年3月底至4月初在马里举行的议会选举引发了执政党和反对党之间的分歧,并爆发了社会不满,这很快导致了严重的政治危机。宪法法院关于议会选举的裁决和最终结果引起了反对派的强烈不满,反对派自6月以来组织了几轮示威,要求凯塔从7月份辞职。在西非经共体和其他区域和国际机构的调解下,凯塔做出了让步,并表示愿意考虑重新选举议会,但反对党仍要求他下台。(记者:邢建桥、张曼、田野、刘伟;编者:李融、韩冰、马小燕)

喜欢 (0)
关于作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