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美国疫情最严重.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在14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欧洲的疫情好坏参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开始慢慢减少,但土耳其、英国等国家的新增病例正在增加。

饥饿的美国:近两成家长难以负担孩子饮食-看天下新闻网

海外新闻 1个月前 (08-20) 18次浏览

北美观察丨饥饿的美国:近两成家长难以负担孩子饮食

根据最新数据,截至7月底,约有12.1%的美国成年人在前一周没有足够的食物,近20%的美国父母无力为孩子提供足够的食物。据分析,在疫情下,父母领取失业救济金的漫长等待时间、提供免费膳食的学校关闭、食品价格上涨、联邦救济计划到期等原因共同导致美国饥饿状况持续恶化。

更多家庭坠入饥饿深渊

“每次都有更多的人排队等候(领取食物).”作为一个母亲,埃斯特法尼埃雷哈特这样描述现在的美国:“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随着疫情的肆虐,美国许多家庭失去了工作,成年人没有足够的食物,越来越多的儿童挨饿。随着一些政府救援计划的到期,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母亲像艾瑞哈特一样。

根据8月16日公布的最新人口普查数据,截至7月底,约12.1%的美国成年人生活在上周食物不足的家庭中,高于5月初统计的9.8%。数据还显示,约20%的美国父母无法为孩子提供足够的食物,高于6月初的17%。

这些数据来自4月至7月的人口普查。在其中一项每周调查中,研究人员会询问受访者的家庭是否有足够的食物。

“我非常清楚,美国正面临着严重的饥饿问题,这个问题似乎比大萧条时期更为严重。”西北大学的经济学家黛安惠特莫尔尚赞巴赫说。

一些慈善机构声称,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美国对食品救济的需求激增。例如,随着一些政府救助计划的到期,每周600美元的联邦失业补贴已经停止,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关于新一轮计划的谈判已经破裂,这导致更多的美国家庭陷入饥饿的深渊。

芝加哥有200家食品银行隶属于“美国饥饿救济”组织,它们掌握了许多关于美国当前饥饿状况的线索。该组织的首席运营官凯蒂菲茨杰拉德(Katie Fitzgerald)估计,将来会有更多的人来到食品银行或申请政府食品救济。

“我们对食品需求的增长做出了不同寻常的反应。”菲茨杰拉德说:“我们真的需要联邦政府的支持来继续(提供食物),因为如果我们必须提供更多,我们可能难以应付。”

菲茨杰拉德说,自3月份疫情爆发以来,美国饥饿救济组织已经分发了19亿份食物,比正常水平高出约50%。该组织预测,到明年6月,对餐饮的需求将超过140亿英镑,是其所能提供的两倍多。

值得一提的是,一旦每周600美元的额外失业补贴使许多美国家庭的收入超过了申请补充营养援助计划(SNAP,通常称为粮票)的门槛。现在补贴停止了,许多家庭的收入下降,导致食品券申请激增。例如,弗吉尼亚社会服务部估计,随着额外失业福利计划的到期,大约33,000个家庭将有资格获得粮票。

为何会有更多人挨饿?

研究人员给出了几种可能的解释,来解释为什么更多的美国家庭在流行病期间挨饿。

首先,对于刚刚失业的失业者来说,领取失业救济金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在这段时间内获得足够的食物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第二,一些提供免费膳食的学校和托儿所已经关闭。即使对于工作的父母来说,支付这顿饭也不容易。据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员劳伦鲍尔说,近12%的父母表示,他们无法在7月21日结束的一周内为孩子提供足够的食物。

另一个非常重要的解释是供应中断推高了食品价格。美国劳工部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上月上涨0.6%,超出预期。核心通胀指数录得29年半以来的最大涨幅,商品和服务价格普遍上涨。在截至7月底的12个月中,食品指数增长了4.1%,其中家庭食品指数增长了4.6%。

诚然,面对这些问题,美国确实采取了一些对策。例如,国会暂时简化了食品券的申请程序,并批准所有通过考试的人获得最高金额的福利,无论他们是否符合相应的标准。此外,还有一个补偿因停课而错过学校午餐的儿童的计划,这样300万儿童可以避免饥饿。然而,这个项目已经过期。

正如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指出的那样,上述每一项措施都有一点效果,但远远没有解决问题。

5400万人可能吃不饱饭

在这些问题中,食品价格是最引人注目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鲍威尔最近表示,由于疫情的影响,旅游和酒店业的消费需求疲软,价格处于低位,而食品价格则相反:“由于供应有限,包括食品在内的一些商品价格大幅上涨,这对没有经济来源的失业者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根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最近发布的数据,从今年2月到7月,几乎所有食品的价格都在上涨。牛肉价格涨幅最大(20.2%),其次是鸡蛋(10.4%)、家禽(8.6%)和猪肉(8.5%)。

普渡大学农业经济系主任杰森吕斯克(Jason Lusk)指出:“食品供应链中的每一个环节都很难被取代。农民与供应商建立联系,供应商与餐馆建立联系。一旦餐馆决定关门,农民们就不知道该找谁来解决问题了。”从劳动力、物流、仓储等方面。食品供应链的构成相对稳定,一旦受到疫情影响,很难迅速恢复。

事实上,饥饿在美国是一个古老的问题,这种流行病只会使问题更加严重,而不是凭空出现。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称,美国是唯一一个数百万人挨饿的发达国家。每天晚上,有50万无家可归的人,包括一些常春藤联盟的毕业生。许多人都经历过“噩梦”,从有房子到以车为家,最后流落街头。饥饿自然伴随着他们。

根据“美国饥饿救助”的数据,在疫情爆发前,美国有相当多的人在与饥饿作斗争。2018年,多达1430万美国家庭难以确保充足的食物供应,超过1100万儿童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中。到2020年,超过5400万人可能会因为这种流行病而挨饿。

美国城市研究所收入和福利政策中心的研究员伊莱恩瓦希斯曼说,缺乏粮食安全是美国的一个长期阴影。自2007年金融危机引发经济衰退以来,粮食安全率一直处于较低水平。由于美国经济的改善依赖于疫情的预防和控制,很难估计经济何时会复苏,低收入群体的粮食安全将长期处于匮乏状态。(中央电视台记者顾翔)

喜欢 (0)
关于作者:
推荐文章